《抽动和妥瑞氏症的自然疗法》第二章:案例十一—注意家里的清洁用品!

蒂姆十岁的时候,我带他去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海滩花园(Palm Beach Gardens,美国的一个城市)看一名擅长手法治疗的骨科医生(在美国,骨科医生DO和医学博士MD一样,要经过医学院的培训,可以在不同的科室行医,不单是骨科)。

蒂姆不自然地站在诊室中间,而我坐在一旁,惴惴不安。

这名理查德.麦克唐纳(Richard MacDonald)医生问:“怎么了?”

“我的儿子患有抽动症。”

“不,我不是要问你这个,这只是给病起的名字而已。我问的是症状有哪些?”

“哦,他有很多抽动的动作,而且越来越严重,”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回答。蒂姆的动作包括脸部、颈部、肩膀和眼睛的抽动,而且伴随着严重的发声(他自己无法控制的一些声音)、强迫症、情绪波动大。

医生说:“你需要明白,抽动是身体正在以某种方式来告诉你,有些地方出问题了。这是一种信号,说的是‘身体里面出了点问题,要不要来修理一下?’。至于被称为什么名字,这不重要。”

我的心中第一次升起了希望。

一年以前

一年之前,我们去看抽动障碍专业的神经科医生。我信誓旦旦地对蒂姆说这个人是专家,他能够帮助我们。

医生在看到蒂姆的面部扭曲、并和我们简单交谈之后说:“孩子患有抽动症,我没法告诉你病因是什么,这种病也没法治愈。”医生看着我说:“你们可以把这个情况告诉他的朋友和老师,如果他们关心蒂姆,就会接受他的样子。如果把抽动症的严重等级划分为十级,蒂姆目前处于四级的位置。我们也没法知道将来他会变好还是变糟。如果你们回去之后他的抽动变得更加严重,可以回来开一些药。但药物的副作用很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也不推荐用药。”

“可是我能做些什么吗?”

“没有。尽量避免给孩子压力。好消息是,妥瑞氏症不是绝症,没有人因此丧命。”

我非常沮丧,瞥了一眼蒂姆,发现他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在结账后去取车的路上,我的愤怒无以复加:一个医生怎么可以当着孩子的面说出这些令人失望、毫无益处的话!这能叫做“专家”建议吗?!

我发动车子,然后坚定地告诉蒂姆,让他忘掉刚才听到的一切,并让他不要担心,我会继续想办法。

我该如何寻求帮助?我毫无头绪。但看着原本正常可爱的的孩子遭受抽动症的摧残,却置之不顾,我无法接受!

新的视角

唐纳德医生说抽动症是身体需要“修理”的一个信号,他承诺会和我们一起寻找答案。

蒂姆在唐纳德医生那里接受了颅骶颅骶治疗(译注:起源于欧美,是一种轻柔的非入侵式的手法触诊疗法。这种疗法认为,通过触摸人体中轴颅骶系统的不同部位,可以改变脑脊液的流动节律和流量,直接调节脑和脊髓的功能状态,使中枢神经系统与身体其他系统恢复正常联系和自然运动。这种治疗方法的理论依据和治疗效果在医学界的认识并不统一。),来解决可能影响抽动的的结构性压力因素。同时,医生还帮我们找了一名环境和过敏症专家埃尔伯特·罗宾斯医生(Albert P. Robbins),以帮助我们找到抽动症的诱因。

当我带着孩子去见罗宾斯医生的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虽然我并不认为蒂姆有过敏问题,不过我也找不到其他的方向。

罗宾斯医生先是回顾了一下我们来之前做的一个关于环境接触史的调查问卷,然后做了血液检查,以检查蒂姆常吃的食物是否过敏,同时测试了他对灰尘、霉菌和花粉的反应。

医生告诉我,很多抽动症患者对化学制剂敏感,建议我们处理掉家里有香味的东西,并且停止使用化学清洁剂。关于蒂姆可能对化学制剂敏感这种说法听上去有些牵强(我之前从未听过这种说法),所以,虽然我表面上对医生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心理上并没有认可这个建议。

蒂姆在三天内共接受了几个小时的检测。之后医生给我们开了三瓶注射剂,用来治疗霉菌、吸入物(灰尘和花粉)和食物过敏。一开始,我在家附近找了一个护士每周两次来给蒂姆注射,后来我干脆勇敢地自己给蒂姆打针。

医生给的处方当中还包括营养方案,因此我们也开始改善蒂姆的饮食。蒂姆每天需要服几次药,包括制霉菌素和抗真菌药物,他对此很配合。皮试结果显示蒂姆对白色念珠菌(又称为白假丝酵母菌)过敏,而且他还表现出典型的酵母菌引起的症状:疲惫、思维模糊、对一些食物过敏。减少糖的摄入量对改善症状非常重要,而且我们还发现,某些人工甜味剂和色素会迅速诱发抽动。

大扫除

我开始尽力减少家里的灰尘,并且买了除湿机来降低霉菌的数量。我们亲眼看到蒂姆确确实实对化学制品过敏。当他使用强力清洁的洗面奶或者在消毒过的泳池里游泳时,他的眼珠便会开始转动。有一次,蒂姆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其中一个人在闹着玩的时候,不小心将一瓶雷达杀虫剂喷到了蒂姆的脸附近。为了避免尴尬,蒂姆迅速藏回自己的卧室,因为他的抽动瞬间变得严重。

现在,我对医生的话深信不疑。我扔掉了所有含香味的蜡烛以及户内户外使用的杀虫剂,将清洁剂换成了天然无毒的,并且买了无味的洗衣液和个人清洁用品。

在第一个月,蒂姆的抽动有所改善,但仍然比较严重。但不久之后,总体的抽动程度大大降低——我们几乎总能找到是什么触发了抽动。

重要的经验教训

一个医生对蒂姆的康复原因表示怀疑,他认为是蒂姆自身战胜了抽动。其实并非如此。

在蒂姆康复的过程中,有三件难忘的事情表明无法排除免疫系统和化学制剂过敏的问题。在第一次事件中,蒂姆当天一开始并没有抽动症状,但他不小心踏进了火蚁堆,被蚂蚁咬了很多口,这迅速导致了抽动,并且持续了约24小时。另一次,蒂姆晚上和我们一起在户外玩的时候,开始也是没有症状,但是不小心被蚊虫喷雾喷到,这引起了可怕的情绪变化和持续而强烈的抽动。我们赶紧让他洗澡换了衣服,并且给他服用了抗组胺药物(抗过敏药)。第二天晚些时候,他的症状几乎都消失了。另外一次受到化学制剂影响的事件,是有人在工作的时候不小心将涂料稀释剂溅到了蒂姆的衣服上。那时候蒂姆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症状了,但是这个事件却引发了严重的脸部抽动,过了两天才平息下来。

这三次的起因和引发的反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会一直觉得孩子身上突然发生的抽动症状是迷惑难解、随机的,就像一般的抽动症文献里描述的那样。毫无疑问,这三次事件,每一次都是宝贵的经验教训。

最辛苦,但最值得做的事情

这种治疗方案的实施绝非易事。这需要家长持续记录,并说服整个家庭来改变生活方式,保持自律和决心。每隔半年,治疗蒂姆的药物似乎不再那么有效果,他的抽动也会开始略微严重起来,所以每六个月我都会带蒂姆回医院重新做皮试。在调整注射剂中药物的浓度后,蒂姆的症状总是会是迅速减轻。这太不可思议了!通过这个治疗方案,不仅抽动消失了,蒂姆的强迫倾向和情绪波动也消失了。

距离蒂姆康复已经14年了,他仍然注意自己的饮食和营养补充,避开过敏原和有毒物质。我们非常开心。蒂姆有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并且对于社交很有自信。没有人会了解,其实我们曾经历了怎样的噩梦。

《《抽动和妥瑞氏症的自然疗法》第二章:案例十一—注意家里的清洁用品!》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